晕倒的老人扶不扶?受助人:我愿当知恩图报的表率

2019-03-29 06:49

  □东方今报记者 张英见习记者 李昌 夏寒通讯员 陈滨 李羽实习生 曾冉冉/文记者 袁晓强/图

  他很坚持,坚持四昼夜,硬要找到救命恩人;他同样坚持,受助人家属拿出不菲的红包时,他坚持不收取。

  他很高调,高调接受媒体采访,让好人好事儿最大范围传播;他很低调,自始至终,他都认为这是件自己没放心上的小事儿。

  接受恩惠,高调站出来鼓励赞扬做好事儿的人,而今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,比如去年被公交车长捡到10万元巨款、不接受采访不道谢的地税局副局长;比如来认领失物,死活不让媒体拍照爱面子的大学生……

  这一点,老谭做得很对,他相信好人会有好报。让公序良俗回归正常,好人更需要好报,社会需要这样的高调。

  面对众多媒体,谭广新再次复述当天的经过。他说,自己昏迷后,再次醒来,已经是2月5日凌晨2点。“我醒来第一句话就问,送我来的司机在哪儿?给人家钱(车费)了没?”当得知紧急抢救中,司机默默离开,谭广新有些失落。

  天一亮,谭广新便要求家人把救他的好心人给找回来。可郑州这么大,到哪儿去找啊?“我找不成你们去找,你们找不到不会让媒体帮忙找?”老爷子发了“虎威”,家人深知他的脾气,不再争辩,拨通了郑州电台新闻广播的热线,而这一消息,经过微博发散,传播得更远。

  2月5日、6日、7日、8日,四个昼夜,谭家人一直在寻找救人的好心的哥,谭广新每天都要念叨几遍,找到恩人,当面感谢人家。

  昨天到场的媒体众多,家人考虑谭广新的身体,不想让他多说话,但老爷子精神很亢奋,打断了家人的“好意”,任何一家媒体采访,他都极力配合:“我就想多说说好人的事儿,让更多人学做好人。”

  他一看见付团营,马上对身边的女儿谭丽云说:“就是他,就是这个帅小伙救了我的命。”付团营把一束鲜花递给老人,老人一把握住他的手:“如果不是你,我现在就不是躺在这儿了,感谢你啊小伙子,感谢你救了我的命。”

  昨天,随同付团营到医院的,还有郑州市客运管理处的工会主席汤洁,她在这个感谢现场,把一个信封交给付团营,信封里是一张价值1000元的加气卡,另外500元,是出租车公司给付团营的奖励。彩民之家工作室四肖八码中特

  付团营笑着收下了。一头中特规律。正在这时,谭丽云拿出一个1000元的红包,硬要塞给付团营,付团营说啥也不要:“这个钱我不能收。”谭丽云只得作罢。

  谭广新:心口疼得要命,他将我扶到车上,我就说了仨字“去医院”,就啥也不知道了。我平时有心脏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,这次是心脏病突发,医生都说了,这急病就是跟时间赛跑,人一旦不行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,他冷漠一下,我这条老命就完了。

  记者:现在社会上存在“施恩反遭诬陷”的情况,让人都不敢去扶摔倒老人了,你怎么看这样的事?

  谭广新:这些有不良居心的人,都不得好报,人家救了你,你倒反咬一口,恩将仇报,让人赔你医药费,这是在作孽,这种人应该遭到全社会的唾弃。

  我以前也经常做好事,我出钱资助贫困学生,而且不止一个人;我年轻时,也搀扶摔倒老人。以前我做好事儿的时候,老伴儿还不以为然,说我多事。

  这次碰到这个事儿,我跟老伴儿开玩笑说,我说做好事有好报,你以前总不信?今年是我60岁本命年,有灾有难,你看现在好报来了吧,帮我渡过难关。要是没有这个小伙子出手相助,我活不到现在啦。

  谭广新:是啊,我觉得就应该宣扬好事,赞美好人,让社会形成这样一种正气和风气,在这个事儿上,我愿意高调,我愿意当知恩图报的表率。

  数十年前,革命理想家切·格瓦拉有一句名言:我怎能在别人的苦难面前转过脸去?这与数千年来中国传统的公德宣扬不谋而合: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见义勇为,扶危救难。只是当下,是谁让我们在别人的苦难面前转过脸去?

  是电影《离开雷锋的日子》里反咬一口的老人?是天津许云鹤案中的王老太?还是佛山小悦悦事件中,那18个冷漠的路人?

  这些行为也许不能代表全部,但它所产生的“恶”的蝴蝶效应,却几乎在一夜之间推翻国人的道德底线,让我们在摔倒的老人面前,人人自危。

  一念向善,会产生善的榜样;一念向恶,同样有恶的气场。些许冷漠本身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它会像流感病毒一样传染,撕开血淋淋的现实,让人们看到,做好事儿的结果居然会是这样?

  还好这一次,郑州的哥付团营,在老人面前没有转过脸去;还好这一次,受助人老谭坚持知恩图报,他的高调,就是要世人看到,在你面临道德善恶选择的瞬间,请坚定不移遵从自己的良知。

  站立当下,其实老人谭广新的知恩图报更让人感动,好人需要好报,这也许会让更多人在面临“生死时速”的选择时,没有冷漠。一键分享到